幸运星上有锦鲤

作者有话说:前段时间经历了不少事与愿违,所以想到了在世界的另一个角落,是不是也会有这样一个女孩,命运虽没有时时眷顾她,却依旧在默默地努力,勇敢地喜欢​‍‌‍​‍‌‍‌‍​‍​‍‌‍​‍‌‍​‍​‍‌‍​‍‌​‍​‍​‍‌‍​‍​‍​‍‌‍‌‍‌‍‌‍​‍‌‍​‍​​‍​‍​‍​‍​‍​‍​‍‌‍​‍‌‍​‍‌‍‌‍‌‍​。希望看到这个故事的你也能在低谷时找到自己的幸运源泉,也深深感谢我的编辑小明对我的不离不弃​‍‌‍​‍‌‍‌‍​‍​‍‌‍​‍‌‍​‍​‍‌‍​‍‌​‍​‍​‍‌‍​‍​‍​‍‌‍‌‍‌‍‌‍​‍‌‍​‍​​‍​‍​‍​‍​‍​‍​‍‌‍​‍‌‍​‍‌‍‌‍‌‍​。

这世上最幸运的事,莫过于你喜欢的人也恰好喜欢着你,他们怀揣着相似的笨拙心意,却差点在兜兜转转中弄丢彼此​‍‌‍​‍‌‍‌‍​‍​‍‌‍​‍‌‍​‍​‍‌‍​‍‌​‍​‍​‍‌‍​‍​‍​‍‌‍‌‍‌‍‌‍​‍‌‍​‍​​‍​‍​‍​‍​‍​‍​‍‌‍​‍‌‍​‍‌‍‌‍‌‍​。但好在命运的线缓缓收紧,在这一刻,顾星星已经清楚地感受到了上天的偏爱。

文/时雨 微博|@时时在下雨

(一)

顾星星实在想不明白,景理为什么这么喜欢在周六的早上使唤人,即便此刻的他正在千里之外的城市旅行。

电话那头的景理声音清朗,又带着点少年人特有的慵懒:“顾星星,别赖床了,今天社团有活动,你去替我监督监督。

手机的推送信息恰好响起,是一条星座运势,顾星星扫了一眼道:“不去,我最近水逆,不宜出门。

说完,她便不顾景理的抗议,挂断了电话。在被窝里滚了两圈后,她才发觉自己已被景理搅得睡意全无。她无奈起床,看着空无一人的寝室和自己桌上摆着的剧本,悠悠地叹了口气。

作为一名即将步入大四的文学系学生,就业的压力已经明晃晃地摆在了眼前。大学三年,顾星星也算写过那么几部不错的剧本,乘上了近年来影视行业发展的东风。最近,有家影视公司联系她,希望能买下她的剧本去制作影视项目。

这本是再好不过的事情,只是当顾星星拿到项目书时,她才知晓,她笔下白衣翩翩的朗朗少年要被修改成当下流行的霸道总裁。这样巨大的改变让顾星星这个一手塑造他的“亲妈”难以接受,她仗着年轻气盛,拒绝了合作不说,还将影视公司给怒骂了一通。

于是,在其他同学纷纷开始实习的当下,顾星星只能闲在寝室里发霉。两天后,囤积的余粮也已经耗尽,只留下半块苏打饼干躺在空空如也的盒子里。人不能和吃饭过不去,这是顾星星从小就明白的道理,她收拾一番后,扎了个马尾出了门。

也许是要将水逆进行到底,顾星星时隔一周后的第一次出门并不顺利。在买完饭回去的路上,她被社团摆放在路边的音响电线给绊了一跤。

彼时正值学校的社团节,大大小小的社团都在这一路摆点,往来的学生络绎不绝。顾星星就是在这条人来人往的路上,拎着汤汤水水华丽地摔倒了。当沿路众人纷纷停下脚步,将目光落到她身上时,她恨不得当即手动挖个坑钻进去。

就在顾星星思索着该如何起身才不那么尴尬时,一双手已经从天而降,默默地伸向了她。手指骨节修长,掌心干燥温热,再加上虎口处那一枚小小的痣,顾星星不用抬头也知道这双手的主人是谁。

数日未见的景理此时出现得恰到好处,在一片狼藉中,他微笑着朝顾星星伸出了援手。阳光正好,细细碎碎地从叶缝中洒下,落在他的眉眼间。在连日不散的阴霾里,这无疑是一个温暖的明朗瞬间,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瞬间,让顾星星积压的委屈与沮丧霎时决了堤,不由分说地红了眼睛。

(二)

再回到食堂的顾星星毅然决定化悲愤为食欲,她一边狼吞虎咽地解决着加了双份牛柳的铁板炒饭,一边同景理大倒苦水,与此同时,耳畔传来了手机的偷拍声。

自从景理被某网络抽奖提供的幸运七城游抽中后,他就成了A大有名的“天选之子”,再加上常年霸占着外语系第一的宝座以及刚好谐音的名字,A大学子每逢四六级考试之前,都会以各种渠道获取景理的照片,以求心理安慰。

顾星星对他“人间锦鲤”这个称号已经见怪不怪了,不过她倒是觉得景理的幸运技能主要体现在中奖上,毕竟她小时候可没少沾他“再来一包”的光。但在考试这件事上,她持怀疑态度。别的不说,就说她,天天和景理待在一起,不是也没考过六级吗?

正想着,景理已经从包里掏出了几盒精致的点心,他刚从七城游的最后一站H城回来,这些都是他给嗜甜如命的顾星星带回来的。

都说甜蜜能让生活变得更美好,常年水逆的顾星星对此深信不疑,她刚想夸夸景理,景理的手机就响了,她看着他滑开屏幕,然后脸色一点点地黑了下来。直觉告诉她,她大概难逃一劫。

“顾星星,你六级怎么又没考过?

最近学校狠抓四六级通过率,作为英语社社长的景理,刚刚收到了一份四六级挂科顽固分子的名单。顾星星三考六级而不过,在那份名单里享受着红字加粗的“特殊待遇”。

咬着点心的顾星星欲哭无泪,她只是与中华文字相亲相爱了二十年,暂时还没有与这二十六个字母排列组合的产物培养出感情而已。看着对面的景理,她谄媚开口:“景大社长,我有进步的,上次我就只差一个选择题啦!

景理冷漠地看着她,挑眉说道:“鉴于你的进步速度过于缓慢,本大社长决定格外开恩,准你跟着我们英语社一块学习。

顾星星可不觉得这是什么“恩典”,A大的英语社全校有名,在景理的带领下,人均掌握两门以上外语,每天早晨六点准时在学校后湖边晨读。她只是一个要考六级的小菜鸡,何必要起早贪黑地面对这群未来要成为外交家的大神自取其辱。

“我自己努力也可以的啦。”顾星星默默放下点心,打算开溜,“再说了,六级不过也可以毕业的,所以英语社我还是不去了吧。

景理和顾星星斗智斗勇了二十年,他了解顾星星的心思,所以更快一步地伸出一只手,拦住了她的去路。

“顾星星,说好要一起努力去更远的地方,你现在临阵脱逃算怎么回事?

景理现在伸手的姿势很类似于一个半抱,他身上好像沾染着夏日灿阳的味道,经久不息地萦绕在顾星星鼻间,现在的她只要稍稍抬头,就能轻易地碰到他的下巴。景理也许不知道,在顾星星的剧本里,这样的话语与姿势,是女主角对男主角动心的最佳催化剂。

许多欲语还休的心事盘亘在心底,但此刻的顾星星却没办法为自己营造甜蜜绯红的浪漫气氛,因为她明白,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好的原因,可以是喜欢,也可以是亏欠。

(三)

顾星星和景理从小在一个院子里长大,十岁之前的他们凡事都要争个高低,顾星星好强,景理也不肯相让,整个院子里每天吵得最欢的就是他俩。

顾星星还记得,有一次景理一个人爬上了一棵又高又大的老桑树,摘了一大把红亮亮的桑果下来,院子里的小孩个个都有得尝,唯独她一个人没有,因为景理要顾星星喊他哥哥才肯给。

桑果的甜香弥漫在空气中,顾星星馋得要命,但又不想在众目睽睽下喊景理哥哥,于是不服输的她也学着景理爬上了那棵老桑树​‍‌‍​‍‌‍‌‍​‍​‍‌‍​‍‌‍​‍​‍‌‍​‍‌​‍​‍​‍‌‍​‍​‍​‍‌‍‌‍‌‍‌‍​‍‌‍​‍​​‍​‍​‍​‍​‍​‍​‍‌‍​‍‌‍​‍‌‍‌‍‌‍​。

纵使顾星星再要强,也毕竟是个女孩,在爬树这件事上的天赋比不得景理,她才刚爬到一半的位置,就手上脱力摔了下来。

这一摔可摔得不轻,顾星星甚至为此还在医院里躺了一个礼拜,等她出院时,景叔叔也放假回来了。

顾星星很小就没了爸爸,景叔叔待她极为宠溺,平日里小孩子吵吵闹闹是常事,但这次顾星星却是因为景理进的医院,气得他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找鸡毛掸子揍景理。

十岁的男生,已经到了要强的年纪,裸露在短袖外的皮肤被揍得青一块紫一块的,可就是不肯低头认错。景理甚至咬着牙愤愤道:“是她自己要上去的,关我什么事?

这句话气得景父愈加大发雷霆,指着景理的鼻子破口大骂:“我跟你说过多少次,星星的爸爸是为了保护我们这些队友才去世的,她是女孩子,你作为哥哥,无论怎样都要保护她,迁就她。可你看看,你都做了些什么?

鸡毛掸子被狠狠地摔成两截,景理从未见过如此盛怒的父亲,但他明白,如果没有顾爸爸,此刻的他可能连挨骂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顾星星和景理的爸爸都是C城消防大队的消防员,顾星星三岁那年,C城一家火锅店因为违规使用瓦斯发生了火灾,店主怕担责,瞒报了信息,等消防员们发现不对时,爆炸已在所难免。危急关头,是顾星星爸爸拼尽全力把景理爸爸推了出来,自己却牺牲在那场事故中。

队友拼死相救的恩情,景父没齿难忘,他拼了命地想要弥补,也就变本加厉地对顾星星好,要星星绝不给月亮。这次伤了顾星星的是他的亲儿子,这让他更为内疚,觉得对不起队友的景父把景理揍得全院皆知,还关了三天的禁闭。

那时候的顾星星还不懂大人们心中那些复杂曲折的恩情与羁绊,她只是盯着景理房间那扇没有光亮的窗户暗暗地想:自己害景理被揍得那么惨,他一定不会再理她了吧。

这让顾星星感到失落且害怕,比当时躺在医院里还要害怕一百倍,所以当瘦了一圈的景理到她家来道歉时,她毫不犹豫地原谅了他,并且为了让他好过些,她说其实自己一点也不疼。

顾星星脸上的疤还没好全,却还不忘龇牙咧嘴地对着景理笑。少年看着看着,就莫名其妙地红了眼眶,也是从那回起,他们的相处模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景理成了最称职的竹马,处处都让着顾星星一头。高三那年,为了能让成绩平平的顾星星考上A大,景理起早贪黑地为她整理笔记,比对待自己的成绩还要认真苛刻。

倒是顾星星自觉无望,经常托着腮在台灯下唉声叹气,也是景理一本正经地给她打气,还逼着顾星星跟他拉钩。他说:“顾星星,我跟你保证,我一定能带着你考上A大,我们还要去更远的地方,看更多的风景。

台灯下少年清俊坚毅的侧脸凝成枯燥时光里最难忘的一抹剪影,未知的远方被赋予同往的神圣意义,叫人心头泛起涟漪。只可惜让顾星星悸动的这份好里,掺杂着守护与弥补,她不能视而不见,更不能一股脑地全当成喜欢。

(四)

晚上,景理连发了十八条长语音和三通视频电话,勒令顾星星必须出现在明天的早读。“景命难违”的顾星星只好早早地上床睡觉,在每日睡前例行微博巡视时,她意外地发现,景理和林岚的微博内容竟然高度相似。

一样的H城观光,一样的美食打卡,还有一样的返校时间,诸多的巧合让顾星星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——他们该不会是一起去的H城吧?

这个猜想像一颗种子,在她的脑海里生根发芽,挤走了睡意。第二天,她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出现在湖边时,看见的第一幕就是林岚在给社员们分发H城特产。

作为英语社副社长的林岚,也是外语系首屈一指的系花,经常和景理出双入对。两人不仅在成绩上你追我赶,系里文艺会演上的双人主持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,外院的“金童玉女”说的就是他们。

顾星星拉过身边的景理问道:“林岚也去H城了吗?

景理并不觉得顾星星的问题有什么不妥,他答道:“是啊,她说一直想去H城观光,刚好我也要去,就一起啰。”说完,他又看了眼顾星星,“你问那么多干吗?赶快背你的单词!

有时候,景理的木头脑袋还挺让顾星星欣慰的,反正换作是她,绝对不会相信林岚千里迢迢奔赴H城的原因,只是为了欣赏那儿的美景。她愤恨地翻开了景理为她准备的单词手册,“envy(嫉妒)”旁画着的小人生动异常,咬牙切齿的模样和她现在如出一辙。

早读过后,林岚说要一起去吃早饭,景理没有要拒绝的意思,顾星星当然也要跟着去。餐桌上,林岚与景理相谈甚欢,只不过一顿饭的工夫,他们便从16世纪欧洲语言聊到了学校近期要举办的运动会,一直在旁边味同嚼蜡的顾星星好不容易有了能够参与的话题,立马迫不及待地开了口。

“景理,你又要去游泳比赛发扬重在参与的体育精神吗?

说起游泳比赛,景理从大一起就开始参加,只是他在这方面大概真的少根筋,每年都铩羽而归。顾星星有意在此时提及,就是想在林岚心中给景理高大伟岸的形象减减分。

也不知怎么,侃侃而谈的景理突然僵了笑意,林岚见气氛不对,马上和顾星星聊了起来,她主动提起自己表哥是一家影视公司的高层,最近有意发展一批项目,如果顾星星有需要,她随时愿意帮忙。

这回轮到顾星星不知该如何回答了,倒是景理替她开了口:“顾星星,你不是刚搞砸了你的剧本吗?这说不定就是你的第二次机会。大家都是自己人,你也不用不好意思。

顾星星不得不承认,林岚刚刚的话于她而言是一个巨大的诱惑,但那句莫名其妙的“自己人”成了她心里的一个疙瘩,她答应了下来,可闷闷不乐和“无功不受禄”的疑问却纠缠上了她。

果不其然,在景理有事先行离开后,一向温柔大方的林岚突然红了脸颊,很有小女生害羞情态地咬着豆浆吸管问道:“星星,你从小和景理一起长大,你知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?

(五)

林岚问这个问题的心思昭然若揭,她大概是笃定了顾星星和景理只是纯洁的友情关系,却着实勾起了一段令顾星星心碎的往事。

那是高考结束后的事了,班上同学在聚会上玩真心话大冒险,手气一向很好的景理居然和顾星星栽在了一起,他们在真心话里抽中了同一个问题:你会喜欢什么类型的异性?

学生时代的八卦之火永远熊熊燃烧,因为他们青梅竹马的关系,周围自然少不了挤眉弄眼的同学。顾星星表面平静,实则内心早已风起云涌,但她没想到,先回答这个问题的会是一向行事正经的景理。

但很快,她心里翻涌而起的巨浪便撞上了礁石,残忍地幻化成了苍白的泡沫。这一切都是因为景理的回答——原来他喜欢像太阳一样耀眼,让人一刻也移不开目光的女生。

身边有八卦的小姐妹撞了撞顾星星的肩,朝着她惋惜道:“唉,我还以为你们能有戏呢。

顾星星默不作声,因为她没办法反驳。她深知自己的平凡,浑身上下的亮点乏善可陈,和景理的心动标准的确差了十万八千里,也难怪连身边的小姐妹都不看好她。

为了让自己在这段青梅竹马的关系中显得不那么卑微,顾星星把视线转向了刚推门进来 ,同时也是本班体委的同桌。她脑袋一热,开口就说道:“我喜欢运动系男生,阳光帅气,身姿矫健,最好是能在比赛上摘金夺银的那种。

由于她的话指向性过于明显,众人都跟随着她的目光看向了无辜的体委。从此,顾星星暗恋同桌并借真心话委婉告白的事迹,全班皆知。景理也曾旁敲侧击地试探过几次,为了不让他察觉自己那些隐秘的心思,顾星星只好重金收买了同桌,让他在高考放榜那天以大学不在同一城市为由义正词严地拒绝自己,之后还要装成一副爱而不得的悲伤模样,活得宛如戏精​‍‌‍​‍‌‍‌‍​‍​‍‌‍​‍‌‍​‍​‍‌‍​‍‌​‍​‍​‍‌‍​‍​‍​‍‌‍‌‍‌‍‌‍​‍‌‍​‍​​‍​‍​‍​‍​‍​‍​‍‌‍​‍‌‍​‍‌‍‌‍‌‍​。

想到这里,顾星星看了眼林岚如栀子花般的美丽面庞,“像太阳一样耀眼”的人此刻不就在她面前吗?但即便是这样,她依旧面不改色地撒了谎。

“景理啊,他好像喜欢能吃会睡的,而且一定不能比他聪明的那种。

这话顾星星自己都觉得离谱,但单纯如林岚,不仅丝毫不觉得异样,还恰到好处地来了个总结——“噢,原来他喜欢可爱型的。

从那以后,温婉系女神林岚便开始向甜美风格过渡了,六级考试结束那天,她身着一袭粉色波点裙搭配蝴蝶结出现在景理和顾星星面前。一向不在意这些的景理居然毫不吝惜自己的赞美:“没想到你穿粉色也显得很可爱。

事情的走向无疑让顾星星始料未及,刚刚还因为考试胸有成竹的快乐瞬间被弄巧成拙的懊悔淹没,她想起来那句“我喜欢你,而你恰好是你而已”。这也许就是老天给她的出局暗示吧,顾星星觉得,自己有必要找一个没有景理的地方,开始慢慢地学着整理这些无用而繁复的心绪。

(六)

很快,顾星星便等来了一个暂时“逃离”的机会,林岚表哥的公司传来消息,让她作为助理编剧去往外地的影视城跟组拍摄。

很擅长当鸵鸟的顾星星飞速打包好了行李,赶去了剧组,她负责的情节部分也挺应景——一个痴心守望的平凡女二。

饰演女二的女演员觉得,这个角色既没有倾城容颜,也没有盖世武功,实在凸显不出她的魅力。她仗着最近有了点热度,便一再要求顾星星为她改剧本。

顾星星只是一个小编剧,一没有这个意愿,二没有这个权利,但有了上次的教训,她还是委婉地在女演员面前建议:“一个角色不一定完美才有意义,如果能演出她的善良,还有她因为男主而纯粹坚定的爱意,一样能赢得观众的喜欢。

女演员不屑地一笑:“一个不知道从哪儿找关系冒出来的小编剧,还真拿自己当奥斯卡水准了?

面对话里话外的讽刺,顾星星做不到问心无愧,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沾了林岚多大的光,于是只能被无地自容的羞愧扎了个对穿。

女演员摇曳着裙摆想要离开,不耐烦地推了把杵在门口的顾星星,谁知道这一推,竟把她推晕了过去。

再醒来时,是医院刺眼的白,然后是急匆匆闯进来的一抹黑,那是穿正装的景理。他或许是从什么正式场合赶来的,衣冠楚楚却怒气冲冲。听见顾星星说自己是低血糖后,他酝酿已久的数落终于发作,诸如“这么大了也不会照顾自己,遇到坏人要学会反击”等等。

顾星星好像发掘了自己潜在的受虐属性,在这样劈头盖脸的数落下,她不但不生气,反而滋生出一点不合时宜的甜蜜——能让景理这样紧张,至少证明她在他的生命里还算得上重要吧。

晚上,景理坚持要留在病房陪着顾星星,白天的事被有心人放上网络,引发了编剧群体的抗议,剧组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。顾星星明白,景理不肯走,是怕有人来找她的麻烦。

有些认床的顾星星整夜辗转难眠,直到听见耳边清浅的呼吸,才发觉景理已经趴在床沿上睡着了,他的笔记本还亮着光,是顾星星看不懂的一封外文邮件。

从底下他和林岚的聊天记录里,她才知晓,景理今天本应该和林岚一起作为学生代表迎接访问本校的交流学者,却无缘无故地缺席了整场会面,发言也是由林岚临时替补上的。院领导大为光火,刚刚的那封邮件想必就是给学者们的致歉信。

顾星星轻手轻脚地为景理披上毯子,窗外如水的月光一寸寸流转,她忍不住伸手隔空描摹起景理的睡颜。记忆里他很少有这样安静的时刻,总是一本正经地教训着她,又或是絮絮叨叨个没完,他是热烈而不灼人的阳光,慷慨地洒落在她身旁,为她驱散那些人生里的阴霾,可是这并不能掩盖它耀眼的本质。

其实那个女演员说得也不错,没有人会在意尘埃微不足道的爱意,纵使它再向往,也不能阻挡光芒的交相辉映。

(七)

在网络舆论的压力下,剧组决定换角,女演员也做出道歉,顾星星回剧组前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快撵景理回去,顺便决定告诉他一个秘密。

“林岚喜欢你很久了,你也别太害羞,有机会就抓紧告白,别让人家等太久。”顾星星绞着手里的背包带,装作一副不甚在意的大方模样。

景理一脸不可置信地转过身来:“顾星星,你晕过头了吧,我怎么不知道我喜欢林岚?”说着,他话锋一转,“我的事情我会搞清楚,你先管好你自己吧,这次回剧组,一定要好好吃饭,要是有人为难你,记得第一时间联系我。

顾星星的脑细胞正竭尽全力地理解着景理的上一句话,直到对面的人赏了她一个暴栗才回过神来。她一一应下景理的嘱咐,隔着车站汹涌的人潮,望着如梧桐树一般的男生走远。幸福来得太过突然,但上天为何总那么爱和她开玩笑。

景理担心的那些事都不会发生,因为她不会回剧组,此时她的兜里正躺着一张明日返程的车票,让她晕倒的原因也并非低血糖,而是十年前的那次摔伤。

谁也不会想到,当年在她脑部留下的一处微不可察的瘀血,会在十年后威胁着她的生命。刚得知这个消息的顾星星也十分茫然,可直到看见失了方寸的景理,她才压下了所有的惊慌失措,笑着编出一个拙劣的借口。景理太好了,好到她不舍,过去的他已经给予了足够多的守护,如今的他更应该行走于明亮的坦途之上,而不是被那些无谓的内疚与歉意捆绑。

在母亲的陪同下,顾星星住进了医院,她剃去了长发,手术前的药物治疗经常让她昏昏欲睡,每次醒来后,她都能收到景理的一长串消息。她住院的事被她之前精心伪造的“剧组日常”掩盖得很好,唯一可能知晓些什么的林岚也在被景理婉拒后毅然出国,以至于他们现在不过隔着五公里的距离,景理那个傻瓜还事无巨细地和她分享着那些她错过的校园时光——她最爱的那家铁板炒饭推出了新口味;没了顾星星这个“毒瘤”后,学校四六级考试的通过率再创新高;而景理也终于在校运会中的游泳比赛中取得了名次。

大学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,除去三个被强拉上凑数的以外,景理最大的竞争对手因为前一天吃坏了肚子发挥失常,让他白捡了个便宜。“人间锦鲤”的称号再一次广为流传,现在景理的偷拍者中,又多了一群肌肉发达的体育生。

顾星星盯着屏幕笑了出来,她好像看见了那些色彩缤纷的时光和景理眼里明朗的笑,可是眼泪却不自知地滑落,虽然现在的她早已分不清难受是因为生理还是心理。她时常觉得命运不公,让她从未拥有像景理一般的好运,她没有天生的美貌、圆满的家庭,甚至现在还丢掉了健康的身体,但在这平凡而渺小的一生中,唯有景理,是上天对她的一次毫不吝惜。

所以,在漫长的人生水逆期里,她很幸福,也很知足。

(八)

或许是景理的幸运能够传染,又或许是上天听见了顾星星的抗议,她的手术进行得很成功,手机里传来水星停止逆行的消息,一切好像都在朝着明朗的方向发展。当然,前提是她没有在医院碰见前来探望导师的景理。

电梯门“叮”的一声打开,捧着鲜花的景理和正准备下楼散步的顾星星迎面撞上,空气好像在那一刻凝固了起来。

看着身穿病号服并且没有了头发的顾星星,景理咬牙切齿:“你最好解释清楚最近发生了什么,可不要告诉我你在为了剧本创作体验生活。

医院草坪的长椅上,两人并肩而坐,顾星星一五一十地把这些日子发生的事告诉了景理,末了还像小时候一样着重强调:“我这回是真的没事了,你不信可以去问医生。

景理修长的五指握紧成拳,重重地砸在长椅上​‍‌‍​‍‌‍‌‍​‍​‍‌‍​‍‌‍​‍​‍‌‍​‍‌​‍​‍​‍‌‍​‍​‍​‍‌‍‌‍‌‍‌‍​‍‌‍​‍​​‍​‍​‍​‍​‍​‍​‍‌‍​‍‌‍​‍‌‍‌‍‌‍​。顾星星大概明白他如此生气的原因——被人蒙在鼓里的滋味并不好受,即便对方是出于善意的目的。她如临大敌地低下了头,可又忍不住地想要展开景理握紧的拳。

阳光无声无息地洒落在湖面,泛起粼粼的光,就在顾星星打算破罐子破摔地说出“因为我喜欢你,所以不想让你担心时”,一双有力的手已经将她揽进了怀里。

“顾星星,你这个大笨蛋,你知不知道我还有好多话想要和你说。你要是醒不过来,这些话我要去说给谁听?

景理在说这句话时不自觉地双手收紧,这绝非一个朋友间的拥抱。顾星星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,但脑中又有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在疯狂叫嚣,她仰头弱弱问道:“那你现在可以说给我听吗?

景理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,与她期盼的那个答案别无二致——“顾星星,我真的很喜欢你。

(九)

景理喜欢顾星星,这是他从小到大以来唯一一个不曾与她分享的秘密。他对她所有的温柔,从来都不是因为父亲的教训,恩情的弥补,而是他早已将她视作生命中最珍贵的光。

那时,他被关在没灯的房间里思过,有个傻丫头担心他会怕黑,受着伤也不忘翻窗进来给他送灯。小小的光源在她的掌心闪耀,明明错了的人是他,她却怕他生气,只敢偷偷地躲在墙角。

后来的很多时候,景理总会想起那束黑夜里渺渺的光,和那个说要给他“送太阳”的傻姑娘。能够给予光芒的人何尝又不是光芒本身?比起那些光彩夺目的人,顾星星才更像他生命中的太阳,她永远蓬勃鲜活地散发着明媚与温暖,全心全意、毫无保留地向他倾注,叫他心底生出温柔来。

所以当他被问起那个问题时,他脑海中第一时间浮现的,是顾星星在阳光下的笑脸。但顾星星好像并不喜欢他,于是他便继续做她默默无言的守护者——跑遍整个H城为她搜罗心心念念的糕点,熬夜替她在单词卡片上画上生动的涂鸦,甚至找到林岚为她的实习争取更多机会。即便是这样,他好像还是错过了顾星星需要依靠的许多瞬间,譬如她在剧组里受到的委屈,又譬如这一次因他而起的病痛。

他有过很多次不够勇敢的瞬间,在青梅竹马关系的突破口前瞻前顾后,犹豫不决,但这一次命运让他与真正的失去擦肩而过,他才明白,无论如何,都应该让心中珍视的人看见自己的喜欢。

“所以像太阳一样耀眼的人一直是我?”顾星星不敢相信的同时又想起了一件事,“那你一直拼命要在游泳比赛取得名次,也是因为我说喜欢运动系的男生?

面对顾星星的追问,景理不好意思却又坚定无比地点了点头。

这世上最幸运的事,莫过于你喜欢的人也恰好喜欢着你,他们怀揣着相似的笨拙心意,却差点在兜兜转转中弄丢彼此。但好在命运的线缓缓收紧,在这一刻,顾星星已经清楚地感受到了上天的偏爱。

“景理,你才是大笨蛋,我都是骗人的,就算你永远也拿不到那个冠军,我喜欢的人也只有你。”顾星星看着对面的景理,毅然说出了自己的答案。

那一刻相爱的人拥抱彼此,世界花香袅袅,清风徐徐,锦鲤在湖面摇曳着红尾,而繁星也必将化作爱意,无穷无尽地洒向有情人的心底。

编辑/王小明